echousa.org
首页
网站地图
本月更新与动态
网站简介
初信要道
新生命课程26讲及mp3
本课程附图及mp3
详、简讲解本课程系列版本及mp3
《门徒训练根基》课程
新生命通讯
每日灵修祷文操练
读经心得
诗歌
青少年论坛
问题解答
新生命学习心得及见证集
其他书籍
索取
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 2007 echous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迴音 版权所有
欢迎下载本网站内容供非营利使用,请注明出处。
新建网页 1

问题解答(十四)——从苦难中能认识神吗?

 

化妆的祝福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恩奇

 

人生遭遇苦难如同火星飞腾,是极其普遍不以为怪的事。正所谓: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这是人生之无奈,虽然人的一生在不断地和各种苦难作斗争,但谁又能彻底地得胜苦难,能作到一劳永逸呢?

 

成为基督徒后,我们才知道人类身陷苦难之下的根本原因,乃是因为人类犯罪,活在神的震怒之下(诗9078),只要信靠主耶稣基督的救赎,我们就可以白白称义,与神和好,成为上帝的儿女,得享生命的祝福和恩惠。初信的时候,也经常听到有人站起来为主作见证,讲述神医治、保守的各样恩典。但后来却发现基督徒也并不是祷告都是有求必应,并且自己一方面经历了神各样的恩典,一方面生活上也还是要不断地面对各样的难处。有人告诉我们苦难是神化妆的祝福,初时对这话很难理解,苦难和祝福是相对的,不能并存的两件事,如同光明与黑暗、水与火不能相容一样。随着经历的事情多了,听到神话语的教导多了,对神的认识也相对增多了,才发现这话语讲的不但真实而且精辟,因为真正的祝福不是肉身的康健、欢娱乃是认识施恩祝福的主,在衪的面前才有满足的喜乐和永远的福乐(诗16:11)。因为各样美善的恩典和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是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雅117)。所以真正的祝福乃是我们被保守在与天父上帝不断绝的亲密相爱的关系中,并从衪那里不断得着生命中的需要,正如主耶稣所应许的话说:你们在世上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因为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衪能叫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正如我在以下所要给大家分享的。

 

我的女儿在六个月大的时候,发现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此后就先后到过蚌埠、徐州、淮南等地区医院进行检查诊治,而每次都是失望而归,因为孩子的病情非常复杂,是一种重度的法勒氏四联症,单心室和肺动脉的错位,虽然医生没说无可救药,但因手术风险大、费用高、神的旨意不明,所以只能等候神的引导。

 

我和妻子在结婚以前就已蒙恩信主,并在教会中参与服侍。我们虽然不明白神为何给我们一个有病的孩子,但我们相信人生命的价值不在乎长短,生命的长短不在乎体质的强弱,生命的主权是在天父的手中。儿女乃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衪给的赏赐!(诗127:3)既然是神给的赏赐还能有什么不好吗?只是因为我们愚昧,短时间里看不出这礼物的好,正像主安慰门徒时所说的:我所作的你们现在不明白以后必晓得!所以我们相信主给的一定是最好的,也越来越爱这个孩子。既然不能够、也不应该来改变这个礼物的特点,那么就当耐心等候神旨意的显明吧!

 

2007年的秋天,孩子突然头疼并产生间歇性抽搐,于是早晨就急忙把她带到县医院,作CT检查,发现左脑有一个直径四公分大的肿瘤,医生说:你们带到大医院去看看,有无可能手术吧。于是我们当天就转到蚌埠,医生说你孩子这么重的心脏病,就是在北京、上海等大医院也无法给你孩子作开颅手术……回家去吧!后又打听到淮南市朝阳医院可以采用放射疗法不用开刀,就又转到朝阳医院作了磁共振和心脏彩超检查,医生说:手术对单一肿瘤疾病者风险极小,但她的心脏病太重,无人能料到手术中心脏病因紧张惧怕而猝发,并且γ刀手术有效治疗范围是肿瘤在3公分以内,孩子的肿瘤即在4公分以上疗效不会很好,基于以上的考虑,如果患者家属坚持作手术那么医院也就尽最大的努力,请心脏科医生会诊。我们同意手术,因我们认为我们在环境许可下,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再把结果交托于神吧!但就在手术前三个多小时,主任医生说,心外科大夫说如果孩子患有法勒氏四联症,极有可能不是肿瘤而是脓肿,确诊有三个方法:作磁共振增强、穿刺或手术。却因为心脏病严重,哪一样也作不了,所以,你们就回家用一些抗生素免了一些心意算了,也或者孩子她命不该绝,药用对症了可能会好。所以我们看见神已经把外面求医的路断绝了,也就只好回家了。这样在家中就请村卫生室的医生,每天到家中给她输液,连续20天左右,未见效果,就与某医院的周弟兄联系,欲解其因。周弟兄说:如果持续不断地头疼抽搐,就有可能药物没扼制脓肿(当然只能推测),可能是脓肿已经破裂,在大脑开成多个菌落。于是我们又把她带到医院作CT复查,结果却出乎意外,脓肿已经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大小,当时我们如释重负,心想:既然如此只要给她持续用治疗就可以消除脓肿了。但回家后第三天妻子打电话给我说:现在不能再打点滴了,因为在扎针处,血和药水都往外流。我咨询周弟兄,他说是因为孩子心脏病严重,又连续输液已造成循环系统的紊乱,必须停止用药,他安慰说:那就祷告依靠神吧!我们也以为这是唯一的路,人的尽头就是神施恩的起头。这样,我们从2007年12月中旬到2008年10月中旬就没有给她输液、打针或吃药。到2008年2月份心脏病加重产生咳血,特别是农历2月18日一夜时间,她妈妈为她擦嘴角的血就用了一卷卫生纸,那时我不在家,妻子催我回家,恐怕我不能再见孩子最后一面,她到镇上接我时,女儿已是气若游丝一样,但我们到家时,却看见她已下床蹲在床前拿着诗歌本在轻轻的唱诗,神再一次保守医治了她。

 

到了6月份时,女儿又开始出现了频繁的抽搐,我想可能是因为停药太久,脓肿复发,压着神经所致,于是,再一次带到医院检查,CT的结果显示脓肿已基本上消失痊愈了,这让我很困惑,于是,我又打电话咨询周弟兄,他说是因脓肿而带来炎症性的神经灼伤所至。院方也无医治良方,所以,我们只带两三块钱的药回家了。吃了两次药也未见效,女儿就不愿再服用了,我们也同意她单一仰望神的信心决定(那时单单白天就抽搐了二百次之多),我们的神是耶和华拉法,衪的确是我们的医治,到了9月份,孩子的抽搐基本上已消失,于是就送她上学了。但是,她的体质却越来越虚弱,并因学习压力而产生头疼,所以在坚持半个多月后就不得不辍学了,这时候,我和妻子很挣扎,心中有想给她做手术的想法,但又担心费用及手术风险,不做手术又觉得对不起女儿,没有尽为人父母的责任,于是,祷告后我们有了共同的看法,就是让女儿自己来决定是否动手术。我们给女儿说:你已经大了,而且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成长经历和学习,对神已有了一定的认识。所以,你应该为自己的前途去寻求神的心意,我和你妈妈也会为你祷告,相信神会引导你的。你祷告后,把你的决定告诉我们,我们会接受并支持你的。这样,一天后,她给我们明确的说:我要做手术。

 

感谢主!衪奇妙的引导!我没想到孩子会这么快,这么果断地作了决定。实在说,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期望,因为我是认为:她既然经历了神这么多的恩典,应该有充足的信心等候神的超然医治。如果她作“不做手术”的决定,即可以信心上成长。设若神医治她,不也可使更多的人看见神的荣耀,得着祝福吗?除此之外,我也是担心医疗费用,我手上只有两万多块钱,但要在大医院做这么大的心脏手术怎么可能够用呢?我如果为此负债累累,以后又如何服事主呢?但无论如何,我们向女儿承诺要支持她的决定的话,是不能收回的,而且我们也相信神的主权。于是,我们又一起祷告神,几天下来,我和妻子也越来越强烈地想给她做手术。接下来要求环境上的印证:首先,如果女儿的脑脓肿要痊愈才有可能手术,于是,9月26日又带到医院作了第4次CT检查,果然完全康复了,感谢主!于是又为到哪里去作手术祷告寻求神,我们相信生命是掌握在上帝手中,我们只是要遵行衪的旨意,手术的结果由上帝掌管,而不是完全取决于医院。所以,只要是上帝引导我们去的医院,就是最好的医院。因此,我们考虑到以前去过的徐州或淮南市医院去又或到上海,因那里有我们认识的弟兄姊妹会给我们提供帮助。转想一想,也应该听听周弟兄的意见,因为他是一位基督徒医生。虽然我们未曾见面,但这一年来在女儿病中多次向他咨询,他都很有爱心的帮助,所以,就打电话向他说明女儿的状况和我们的决定。周弟兄说:据我看来,你孩子的病全国也没有几家医院能治,地区性的一般医院根本就不用考虑,只有北京、上海的心脏专科医院才具备手术条件与技术。我说:那我就到上海吧。他说:把孩子带到北京来吧,我安排给她检查,看看能否手术,免得花冤枉钱,又对孩子不利。我说:再祷告吧,到北京去比上海更远,恐怕不方便。他说:来这边吧,不用担心费用,你不是在走信心的道路吗?这一年来,我看到神在你女儿身上的作为,就想见见她,相信神在她身上会有奇妙作为的,并且,我认识一位弟兄,他说他有负担帮助家庭教会传道人的孩子,治先天性心脏病,也许会是神给你们预备的。我说:再祷告等等,看看吧,家里也还有许多事要处理。

 

这样,我们又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祷告,一天傍晚,妻子在做饭,我在外面干活,却听她在叫我,我到房里坐下帮她烧火,问她什么事,她很喜乐地反过来问我:你说《约书亚记》中以色列过约旦河时和过红海有什么不同?我说:你也应该知道呀,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呢。她说:她一直为孩子的医疗费用发愁。刚才祷告的时候,圣灵给她说:以色列人怎样过约旦河,你们也会看到神怎样给你们开道路。我说:是呀,以色列人过约旦河的时候正值汛期,河水涨溢到两岸,但当祭司在约旦河边抬脚迈进时,河水就分立为墙,以色列人就走干地过去了,那我们也凭信心往前走吧!她说:我相信神必会为我开出路的,我心中一点也不为此事发愁了!我说:感谢主,衪借恩膏的教训脱去你的重担。

 

经过半个月的祷告,我们心里清楚了神的引导要我们到北京去,虽然当时我只有两万多元钱,但我们决定不向人借钱,不告诉弟兄姊妹我们的需要,这样才是走信心的道路,只是在临走时打了电话给教会的同工以协调事务,工人安排。

 

2008年10月14日,我们动身到了北京的中日友好医院,见到了一直是只闻其声未见其面的周弟兄,他帮我们办了住院手续,并将我们的女儿一年当中作的检查送到脑外科。经确认女儿的脓肿完全康复了,无碍于心脏手术,只是心脏病已经非常严重了,他们说不但手术没把握,已经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当时一个病房,两张床位,一个洗手间,女儿连下床去洗手间都已经支撑不住,需要吸氧好长时间才能呼吸均匀。但感谢主,在我们住院的第22天,顺利且成功地动了手术,在重症监护室住了10天半,手术后22天康复出院,出院报告上写心脏病根治手术无后遗症与并发症。孩子回家经过半年的调养后,就已经像正常孩子一样到学校上学,一年后作复查身体健康,心脏发育良好!

 

虽然女儿手术医治的过程可以略而不谈,但其中所经历的诸般恩典是应该见证分享的:

 

常听人说:在家千日好,出门当时难。可这次北京之行,我们虽是脚站生地,眼观生人,但主却没有让我们作难。我们生活所需的,神借着主内家人和同室病友给我们都有及时的预备,虽然病友中多数都是未信主,但也都热情地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主内家人更是尽心尽力,有位姊妹每礼拜开车到楼下接我们去聚会,并带我们到奥运鸟巢、水立方及天安门各处去观光散心。又为我们祷告和奉献金钱。家乡教会的弟兄姊妹也打电话发短信安慰、鼓励我们。正如一首诗歌所唱:不管大事小事,没有让我去作难,总有一双施恩的手,暗中保护我!

 

而最奇妙是神对我们医疗费用的供应,这么复杂的手术包括生活费用一共只用了五六万元钱。手术后一年多,我们不但没有负债,而且远比手术前富裕。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到北京之后,周弟兄虽然联系那位有负担奉献的弟兄,却没有成功。在手术前,我哥哥又汇给我三万块钱,再加上北京弟兄姊妹奉献三千多及感恩节教会所收奉献款七千多已经够用了。但就在我女儿出院前一礼拜,周弟兄告诉我已经联系上了那位弟兄,并安排我们有一下午的交通,那时,我才知道这位要奉献的弟兄,只是在2008年2月份一次聚会中认识周弟兄,并告知他十年前,有负担为家庭教会传道人孩子治先天性心脏病而奉献。周弟兄说这真是神奇妙的安排,因为在他们认识之前,我们才有电话联系,而那时按着他作医生的判断,孩子的病根本无法医治,并只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了。且先不说他们在中日友好医院,虽然是一家直属卫生部的综合性医院,但他们的心外科很少作先心病的手术。北京著名的心脏病专科医院是阜外医院和安贞医院,全国各地到北京作先心病手术的都是奔这两家医院,很少有到中日友好医院的。即使有也不一定就信耶稣。既然信主也不一定是在家庭教会,即使是在家庭教会中的,父母也不一定是传道人。感谢主,周弟兄和那位弟兄在2月份相识,而又在10月份医治我女儿脓肿,并把她带到中日友好医院成功作了手术。我们在一起祷告交通之后,都很喜乐和感恩,我们接受了这位弟兄奉献2万元钱。这样,在北京我们所得的奉献款已经够还清我哥哥的钱,基本上我已无债务负担了。我们当地,2007年底刚办了“新农合”,我们回家到医院又报销了27600元钱,又有民政部门大病补助金3000元钱,这样,所有钱加起来已经与医疗费用持平,我原先的钱就没用着。所以,感谢主使我这个本来可能会负债累累的穷传道,在这一年多不但有力量奉献一万多元钱,还借给需要的弟兄姊妹二万多元钱。感谢我的神,照衪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使我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愿荣耀归于我们的父神,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值得感恩的第三件事是主在患难中给我们心灵的安慰与盼望,在决定作手术的时候,神并没有明确应许我们手术的平安,但却给我们有一个信念是,神必在这件事上得荣耀,爱神的人必在其中得益处。在医院期间,我们走遍了科室的每个病房,向他们传福音,见证神的恩典,我们生命的平安与喜乐让他们诧异,说我们不像是带孩子看大病的,其实是在等待手术的过程和孩子在监护室期间,我们也有焦虑不安,心存忧虑,但在不断祷告中得着主恩的托住。女儿也非常平安喜乐,从来不担心手术的风险。

 

在手术前的一天,麻醉医生就来看她,让她能熟悉一下面孔,免得在进入手术室麻醉过程中,因为见不到家人,置身一群陌生人中,紧张而导致危险。麻醉医生找我和妻子谈话,要我们在麻醉协议上签字时,就告诉我们孩子病太重,极有可能做了麻醉而上不了手术台。我们默祷天父,把孩子交在衪手中,心中很有平安地签了字,孩子也很有平安喜乐。在换衣服进手术室之前,她一直都在微笑着面对每个人,在被推进手术室时也是。经过8个小时漫长手术过程,晚上12点多终于出了手术室,嘴巴里插着呼吸机,身上有七八个管子,看着真让人心疼,马上又把她送进重病监护室,本来以为,一天多就可转普通病房,但第三天却发现胸腔有积液,又为她作导管排积水,在监护室期间每天只允许家人探视半小时,对于一个从来未离开父母的孩子在病痛孤单中,时间是难熬的,10多天就有4个人从她身边被送进太平间,如果不是神恩典的托住,那真是度日如年呀。我们每次探视都给她读经、祷告、让她学习倚靠主,感谢主!衪虽领我们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衪的杖和竿都安慰我们,并在敌人面前为我摆设筵席。女儿从监护室出来一星期后,身上的插管逐渐拔除,刚能吃点饭下床到护士站称体重只有21.5公斤。到1127日感恩节,周弟兄教会有感恩节聚会,邀请我们去为主做见证,本来看到女儿孱弱的身体以为她不能去,但那天却顺利成行,也实在超乎人的意外。虽然向医院请假费了些周折,但我们放下我们的打算,交托在主手中后,主开出路超过人意,主治医师很爽快地同意我们出去,那次得以在聚会中为主作了十分钟的见证,吃点东西后,姊妹开车送我们回医院,不料,刚上车女儿就说肚子疼,我们为她祷告,一直不好,还逐渐地加重,后来,疼得浑身汗湿,手脚冰凉,呼吸微弱。我想:如果这样回到医院不但不能见证荣耀主,也会给仇敌留下亵渎、攻击的把柄,相信虽有仇敌攻击,但我们的主是得胜的主,衪既带领我们出来为衪作见证,也必让我们得胜,我们唱诗赞美、宣告祷告后,车到中途女儿逐渐清醒,舒缓过来。她轻声告诉我:爸爸,我好多了。经过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回到医院时,女儿已经恢复如初了。在医院剩下一两天的时间里,她都很平静,没有什么疼痛或异常,出院前作了例行检查,无任何后遗症、并发症,到29日,礼拜六,我们平安顺利地出院踏上回家的列车!

 

转眼已是一年多过去了,女儿从出院前40多斤现在已是70多斤,从身高138厘米到155厘米,从过去举步为艰到现在可奔跑自如,从过去需要家人照顾到可以帮助做家务干农活,从断断续续的小学生活到今天成为一名优秀的中学生……处处可见神在她身上恩典性地改变和祝福。

神在我们苦难的挣扎中所给最大的恩典和祝福,就是认识衪、经历衪的同在,让我们真是看到:耶和华拉法,能够给我们医治;衪是耶和华以勒,能够供给我们所需;衪是耶和华沙龙,赐给我们真正的平安;衪是耶和华尼西,衪使我们在争战中得胜;衪是耶和华锐阿,在我们人生的各样境遇中引导我们,保护我们,安慰我们……有衪同在,作我们牧者,永不缺乏。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