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usa.org
首页
网站地图
本月更新与动态
网站简介
初信要道
新生命课程26讲及mp3
本课程附图及mp3
详、简讲解本课程系列版本及mp3
《门徒训练根基》课程
新生命通讯
每日灵修祷文操练
读经心得
诗歌
青少年论坛
问题解答
新生命学习心得及见证集
其他书籍
索取
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 2007 echous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迴音 版权所有
欢迎下载本网站内容供非营利使用,请注明出处。
新建网页 2

见证集(一)

 

信息

 

        “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 

 

蒙恩见证

       

        我的蒙恩见证

       

 

新生命学习心得

 

        () 辅导女儿做作业的事上,再也没有打过她。

 

        () 这个年究竟怎么过?主,我拥戴你为王!

 

        (三)人的绝路,就是神的出路

 

        (四)要否学习汽车驾驶?——操练顺圣灵而行

       

        (五)不送贿赂,专靠神

 

        (六)买电脑有定时

   

        (七)全然靠主,罪的权势崩溃了!

 

        (八)小俩口不争了!

 

        (九)椅子重要,和谐重要?

 

        (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

 

        (十一)出去领会,谁和我同工?

 

        (十二)你这恶奴才!

 

        (十三) 哪种方式聚会?

 

        (十四)主,你自己要求,你自己成全

 

 

 

 

 

 

 

 

 

 

 

 

 

 

 

 

 

 

 

 

 

 

信    息

 

“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罗108

                                                                     

20092

   

公元前900多年,以色列有一位国王——所罗门,在当时为世上最闻名与最有权势的君王。他因智慧、财富与文学的造诣而著名。所罗门承继父业,坐享其成,有说不尽的富贵尊荣,有意想不到的权力,过着叫人难以置信的豪华奢侈的生活。他写道:“凡我眼所求的,我没有留下不给他的。我心所乐的,我没有禁止不享受的。”(传2:10)在人看来所罗门一定是世界上一个最快乐的人了。但是从他在老年时期以“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为主题所著《传道书》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是从哲理出发来研究人与世界的关系,人与神的关系:一,他不是喜乐的人:他虽然告诉人,做人应该有喜乐;他虽然尽力查究到底如何做人可以得到喜乐;他自己也尽情地享受了他所要享受的,但他的答案是:属地的一切,不能使人满足,“日光之下,凡事都是虚空,都是捕影捉风”。二、他研究人生中:世人心中深处,都有追求“永生”的渴望。是“神将永远(或作永生)安置在人心里”(传311)。他对神、对永生问题只是理性上的了解(属于自然启示)。

    同样是一位国王,同样著书,所罗门的父亲大卫王大不一样:他是一位专心寻求神、以心灵与诚实爱神的人,是一位敬畏神的君王。经过长久的年月,饱经艰险,缔造家国,在他所创作的诗篇中描绘信徒心灵的争战,罪恶的谴责,愁苦与希望,喜乐与胜利。 “大卫一生的经历,也就是一首伟大的诗篇:他经过幽谷,也登过高山;在他的生命史中,充满了血泪;有多方面的成就,也遭遇过极大的失败;他受尽了人间辛酸滋味。他也享受过世上无比的荣耀;他为罪迷恋,他也曾为罪而付了沉重的可怕的代价;他的生命是从忧患、痛苦、死亡、危险之中逃出来的;他的凯歌、欢呼、赞美、歌颂,是从叹息、忏悔、悲鸣、切祷、哀求之中换来的……”(摘自诗篇宝库,桑安柱著)。神藉着大卫在诗篇中启示(属于特殊启示)了“因为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源头。”(诗36:9)“……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诗133:3)“……因为赎他生命的价值极贵,只可永远罢休。……只是神必救赎我的灵魂,脱离阴间的权柄,因他必收纳我。”(诗49:815)“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16:11)。所以诗篇中充满了对神的认识,信靠、赞美、喜乐和慈爱的得救之乐歌。在虚空的人生中找到“饱得神的慈爱,一生一世欢呼喜乐”的人生(诗9114

 

    所罗门王、大卫王的实际经历说明了如下事实:(1)神是永远的生命,是我们满足的喜乐,永远的福乐的源头。得到祂,就是在日光之上得到满足喜乐的生命;离开祂,在日光之下永远是虚空的虚空的人生。(2)神是灵,通过理性,通过一般世人所能接受的启示(自然启示),只能使我们知道有神,有永远(永生)的概念,但无法到祂的面前;只有通过心灵和诚实(特殊启示)藉着接受神所预备的赎价,我们才能得生命,心中必有满足的喜乐与永远福乐。

   

    以上两位众所公认的历史人物大卫王和所罗门王著书所提到的神,永生,在他们1000多年以后,神差遣祂的独生爱子,道成肉身到世上来,在十字架上完成救法得到应验了。(提后1:10)叫一切信祂的(接受耶稣基督为我个人的救主,耶稣的血洗净我的罪)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耶稣指出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无法满足我们的心,正如人喝了水还要再渴。只有信耶稣,就如喝主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正如在本集“我的蒙恩见证”中弟兄所讲到他未信主以前,整天稀里糊涂,混混沌沌在忙、盲和茫之中生活,当他筋疲力尽,转向救恩的源头,“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一呼求主……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不再苦了,不再累了,不再迷茫了。为什么?因为得到生命了。我们灵魂的锚有处可抛,抛在基督里又稳固、又牢靠。“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16:11)不仅是这位弟兄的见证,我们所有诚心相信耶稣为我个人的救主的每位弟兄姐妹,都能欢乐地向你见证:快来信耶稣*,耶稣是我们的生命,祂是如此地满足我们的心。感谢主,使我们在虚空的人生中终于找到了满足的人生。赞美耶稣,赞美耶稣。

 

    感谢主,我们得到新生命完完全全是本乎神的恩,一切都是神做成的,在人这方面只是信(接受)。“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我们得生命是如此,生命成长也是如此。这对一个信主的人来说,是多幸福,多轻省:“基督在我里面活!”。面对复杂的人生不需要我去应付,不需要我去处理,一切让主做。但“我”这个人是根深蒂固地靠惯自己,根深蒂固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行事为人。所以为了使我们新生命成长,主耶稣呼召我们走“舍己,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主”的十字架道路**。这仍然是“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的信主之道。我们可以用不同话语的祷告,来认定祂是主,让祂作主,如:主,你是主,一切临到我的事都是为造就我圣洁的品格;求主救我脱离自己;主,打倒我,不要我活,你来活;主,攻破我坚固的营垒,夺回我的心思意念降服基督……”。藉着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主,不是我活,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我们的生命就成长:旧人渐渐脱去,旧性情渐渐脱落;家庭和谐,同工之间和谐。赞美主,我们的心欢喜,我们的灵快乐,我们的肉身也安然居住。正如在本集[新生命学习心得] 中弟兄所提到的见证:(1)靠自己辅导女儿做作业,大发雷霆。当他不再靠自己克制、挣扎,而是让基督掌权时,真的,担子是那么轻省,轭是那么容易,而且自己暴躁的性格渐渐脱落;按别人的惯例考驾照要贿赂,但靠主不送,不仅问题解决,而且在主的圣洁上有份,渐渐穿上新人。(2)当魔鬼试探时,不是要靠自己胜过,乃是承认我就是这样败坏的人,求主拯救我脱离自己,主的得胜成为我的得胜。在主的面前,罪的权势就崩溃了。(3)同工之间意见有分歧时,各人可以表示自己的看法,但不是靠我争论,乃是安静退到主里面让主管。赞美主,完全安息下来,让主来做时,那么和谐和容易。(4)要不要学习驾驶,家中要不要添把椅子,买电脑一事不是凭家长,大丈夫,父亲的作风处理,乃是由基督掌权,让主作主,顺心中平安,外面和谐而行(5)在帮忙孩子找人做生意一事上,靠自己努力的结果就是头头转,但当什么时候放下自己的方法,向主降服,全然依赖,什么时候主就显出祂的大能。哦,让我们欢喜跳跃!神为我们所成全的救恩乃是“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政权必担在祂的肩头上。祂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这是何等荣耀的恩典和福音!什么时候你求告主名走十字架的道路,什么时候主耶稣就实际地在你身上掌权,“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耶稣基督的生命)却在你们身上发动。”

    弟兄姐妹,我们是不是筹划太多,以致疲倦吗?(参赛47:13)起来,调转我们的脚步,走求告主名的道路,竭力进入安息:认定祂是主,认定祂作主, “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罗108)”阿们。

附注:*为什么需要信耶稣?什么是信耶稣?信耶稣得到什么?如何信耶稣,请看本网站首页“初学者指引”中[课程主题式学习大纲]4-13课,在其中有清楚的解答。

     **什么是十字架?什么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主?什么是十字架的道路?请看本网站首页“初学者指引”中[课程主题式学习大纲]46-49课,在其中有清楚的解答。

 

返回页首

 

 

 

 

 

 

 

 

 

 

 

 

 

 

 

 

 

 

 

我的蒙恩见证

 

 

 

我从罪恶——遇到主耶稣——蒙恩,可用以下三节经文概括:

 

一、生活在亚当时代(罪恶时代)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罗724

        我以前是一个对基督,对耶稣有极大偏见的人。我母亲常常给我讲耶稣的故事。很小的时候,在睡觉前,就看见、听见她在那跪着祷告,说的什么也听不清楚,早晨醒来时,她又是这样,还是跪着祷告,很反感。每天都是同样的事情,反反复复。

 

    长大后,很多次抱怨她,你给我们求来了什么呢?好工作吗?好经济吗?没有。她只是默默听着。那时候受她的影响,多少对耶稣的事的了解是:只知道不杀人,不放火,不作亏心的事。不偷、不抢就行。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直到我长大后,30岁的时候,每天喝酒,喝的很厉害,三天两头喝,而且心里极痛苦,没有目标,看不清自己到底该作什么,不该作什么,每天生活的特累,不是身体的累,而是从心里的累,对每个人不相信,相反他们也不相信我,对朋友是这样,对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人都是这样。当一个人生活在这种环境里是多么的累,烦闷的无目的的生活比现行的生活中的压力更可怕,我就是这样的生活。特别是到了06年至07年这两年间,到了危险的地步,心里的压迫到了极点,离自杀只差一步了。而且这两年男女关系不清。我有家庭,而且有两个可爱的孩子,更有一个爱我、疼我的妻子。每次和外女在一起,总是离不开,知道我自己这样是不对的,对不起父母、妻子、儿女,也对不起自己受过高等教育。一次次和她在一起,一次次对自己说,不能,不能,但还是如此的行,如此的做。被邪情控制的我,难以自拔。我知道这种事的后果必是妻离子散,我知道这个后果的严重性。很多人劝我,却是失败告终。我以各种理由为自己辩解,诡辩。那时候就想找一个好办法让我脱离这个感情的漩窝,但没有想到找耶稣。就这种情况下生活了5年。5年啊,我现在想一想太可怕了。有一天我和同学聚会,晚上喝了很多酒,酒后开车回家,到家已是凌晨两点半了,就是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两个小时又醒了,起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对自己说:我要信耶稣,我要找耶稣,今天就是再多的事我也不做了,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不管了,我就开车到了教会(就是我现在的所在的教会)我没好意思敲门,没好意思进去找看教会的X阿姨,就把车停在教会的巷子口,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我说:耶稣阿,我来找你了,我愿意接受你作我个人的救主。求你帮帮我吧,我生活的很累,我的父母帮不了我了,我的妻子管不了我了,我知道你能救我,你能改变我。说完以后身体特别累,很疲倦,很想睡觉,慢慢的在车里睡着了,睡了约两个小时,醒来以后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不再苦了,不再累了,不再迷茫了,我就对耶稣说:耶稣啊,谢谢你的帮助,我下午做事的时候你也要帮我,我愿意跟你走,也愿意让你带我走,谢谢你,就在那一天我来到主的面前,认识主。

 返回页首

 

二、生活在蒙恩的时代

“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加220

        从蒙恩以后,我每一天被圣灵充满,每一天被圣灵感动着。我软弱时,他会扶持我。我感谢主的恩典,以前远离我的朋友、家人、同学对我都180度的大转弯,他们那么的相信我,信任我。以前我约一个朋友作生意,他不敢和我一起合作,不是怕不赚钱,是怕我这个人不老实,不实在,怕我坑了他。有一天我们一起吃饭,我给他讲我们的耶稣,传福音,他认真的听,他知道我信耶稣后,不敢相信的说:没有人能改变你,你这么傲的人。我说:我不能改变我,耶稣能改变我,跟他讲了好多弟兄姊妹的得救见证,还有我个人以前的罪恶,就像作了一场梦,但这梦已经醒了,我不再失落,不再迷茫,不再惆怅,前面的路很长很远,阳光明媚,这是一条永生的路,因为有耶稣带领。以前的路也是很长很远,但是周围都是雾气撩绕,我看不清前方的路,不知道该往哪里走?那是自我的路,在亚当里的路,罪恶老我的路,这是一条死路。这位朋友,他现在很愿意和我合作,也愿意拿钱和我合作,而且很强硬的愿意和我合作,我说:以前你为什么不敢。他说:你那时候没信耶稣,谁敢和你合作,现在我敢了,因为你信耶稣了,你改变了。我当时说:现在我敢了,因为你信耶稣了,你改变了。我当时说:感谢主,是耶稣救了我,我改变不了我自己,是他改变了我。他以前知道我很想发财,而且想发大财,感谢主,神不让我这么想了,有衣有食就当知足了。我对我的这位朋友说:你的辛苦钱还是留着吧,我现在跟主走了,有一点小生意作就行了,我不想再发达了。我的朋友很遗憾,但我很高兴、喜乐,我感谢我的阿爸父,给我一颗知足的心,现在可以用一节经文概括我的现在的生活。“耶和华使我心里快乐,胜过那丰收五谷新酒的人。”(诗47感谢主!

    每件事,上帝都是眷顾着我,关爱着我,哪怕一点小小的事,我也和主讲。有时我向主说:主阿,你爱我,管的也太严了吧。记得有一次,朋友请我吃饭,他们喝酒,他们知道我以前酗酒如命,总要让我喝,神不让我喝,主让我已远离酒了。以前,酒给我坏了很多事,真的是一个败坏的魔鬼,也因为酒,作了很多不该作的事,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走上基督徒这条路以后,上帝很轻松地就把我的烟、酒拿掉了。他们拿了一瓶红酒,我知道不能喝,他们说:少喝点,我说一点都不能喝,我喝果汁吧。他们怎么也得给我加所谓的酒精东西,我当时想,白酒、啤酒不能喝,红酒应该不要紧吧,当时有这点疑问,还是有点碍于面子的问题,不喝点的话有点不够意思。我就找了一个小杯倒了半杯果汁,半杯的葡萄酒,饭间喝了4杯,喝完以后,特别冷,冷的要命。那一刻我想:坏了,犯罪了,一会脸开始发烫,发烧。以前我喝再多的酒,就是喝死脸不变色。我的旁边有一面镜子,我看了一下,脸红了!这是以前没有的“病症”。我知道犯罪了,红酒不是酒吗,不是酒的话脸怎么发红、发烫呢?是酒,我出门就默默祷告:主阿,我错了,原谅我。我明知故犯,赦免我的罪。他们把我送到大门口后,我开车还没有走一百米,喉咙痛的要命,我就一边走一边向主认罪,到了晚上喉咙痛的实在不行,我家的姊妹让我拿药吃,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不肯吃药。到了后半夜在舌头上长了一个大疮,我就祷告神,我说神啊:我知道我错了,你罚我罚的也太厉害了吧,痛还不行还让我长了一个大疮,赦免我吧,我改了。在那一刻起,我就更清楚了,有时怀疑主的能力,怀疑主拯救,有时候明知故犯,神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小小的警戒。祂的儿子,女儿有时惹祂生气时,祂有时会对我们发怒,祂对我们的怒气是转眼之间,但祂对我们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罪恶,主已给脱去,我已属于祂,交给祂,祂必拯救我,管我到底,一生跟从祂,那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我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认识上帝太晚了。如果早一天认识祂我就不至于走这么多的弯路。世上每一个人都有“罪恶”的问题,关键是看你如何对待。你走的弯曲吗?你如何把这条弯路修直,如何变成光明之路,靠我们行吗?不可以,只有耶稣基督会把你拯救到底。现在还在世界上行走弯路的朋友,你可能走的很迷茫,很疲惫,很孤单……来到这里吧,找耶稣,找这位上帝吧,祂会给你一个美满、平安、喜乐、永生的福乐人生。阿们!  

                                                           山东一位弟兄20084

返回页首

 

 

 

 

 

 

 

 

 

 

 

 

 

 

 

 

 

 

 

 

新生命学习心得

 

 

() 辅导女儿做作业的事上,再也没有打过她。

   

感谢我主的救恩,在我辅导女儿学习的事上,拯救我脱离了败坏的暴躁性格。如果不是主拯救大能的释放,我仍会继续陷在这种罪恶的捆绑中。

    自从我女儿上小学起,几乎每一次辅导她做作业都是以痛打和暴怒而告终。一看她做作业,气就不知何处来。明明是减法,却算成了加法。有时明明是加法,又给当成了减法算。我气愤地说:“加法你给算成了减法,亏得前面的数是大的,如果前面的数是小的话,我看你怎么减法。你眼睛哪里去了?”更令我气急败坏的是,一个双位数减法算式,个位数按照减法算,十位数竟加了起来。有的时候列竖式计算算对了,可在等号后面却写了个错的得数。我见此情景,就愈加气愤,用手敲着她的脑袋说:“你脑子呢?难道里面是空的吗?你做作业时到底是在想什么?”说着说着,巴掌就打到了她的脸上、头上。

    记得有一次,我气得把她的书全都撕烂,扔在地上,向她吼道:“你别念了,给你个口袋,你去捡垃圾吧。我看你连捡垃圾的用也没有,捡垃圾也得能认出哪个能卖哪个不能卖。”我真的把口袋塞在她手里,赶他走,她也哭了。(想起这些,我感觉我是何等地败坏)可也不能真的不叫她念书啊!于是我只好捡起被我撕烂的书,用胶布一页一页地粘起来。又有一次,我气极了,竟然顺手拿起桌子上的菜刀,一连向桌子砍了好几下,恐吓她,桌子也被砍掉了一块。还记得有一次,由于她放学回家晚了,一连打了她近二十鞋底……

    这一切只是多年来在辅导女儿学习的事上,所说的个别情景。我实在地说,十次当中有八九次是如此的。家里面的人,父母、妻子和其他人都看不过去,心疼难忍,向我说:“你过去学习好!你学习好怎么没有考上大学?”我强辩说:“正是因为我学习不好,我才要教她学习好。我过去上学时,你们不也是这样管我的吗?我的鼻子不也被你们打出血了吗?”

    可是说实话,自己的女儿,一气之下打过了,自己却心疼不已。不知有多少时候,有多少次,心里为刚才的举动后悔。我曾劝阻自己:“你为什么要以这种方法来对待她呢?你就不能耐性教她吗?不要急躁,要耐心……你这种方法是最愚笨的方法,无能的人才用这种方法。下次再辅导她,要耐住性,温柔地指教她……又想:假若是主耶稣来辅导她,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我为什么不照着主的态度呢?”这些思想对我并没有产生什么作用。无数次的痛打,无数次的忏悔,无数次的自勉、定志,可又是无数次的重蹈覆辙。不仅仅是心疼女儿,打了后悔,每当来到主的面前时,因着这些事,心灵和主之间有阻隔,深觉得这样太不讨主的喜欢,不符合主的品格。既苦待了孩子,也得罪了主。在心灵的愧疚中,只有痛心悔改,求主赦免。可这并没有改变我这败坏的天性,我仍是每次都陷在同样的光景中。

    因我不想一直活在这样的状况中,我把我的这些情形给属灵的长辈们交通。蒙主的怜悯,借主内的长辈带领我走求告主名的道路:我们不能改变自己,如同豹无法去除身上的斑点,古实人不能以碱水洗身,以至变白。人得以被更新,关键在于“我”的死,不再靠自己任何的克制、自勉与挣扎,乃是借着呼求主的拯救之恩,而且这救恩是借主耶稣从死里复活已经成就的。现在只要我们求主,恳求,扬声求,这救恩必能产生拯救的能力,一方面问题得以解决,另一方面我们必能从败坏的性情中得救……

    我深知我的败坏,比别人更加败坏。从外面看我很内向,也显得温柔,但谁能知道我的本质如何(现在我更知道,我所是的远远超过我所知的。今日对“自我”的窥见,只不过是我败坏本质的千万分之一罢了)。我也深觉无能改变自己,只有仰望呼求我的救主,救我脱离我的败坏,救我脱离靠自己的方法。主内的长辈也告诉我说,这要经过一个过程,主会在我身上动工。我为此迫切向主呼求,向祂表示我的无能为力,也向祂表明我的渴慕。我祈求主释放我脱离这罪对我的捆绑。若不然,我如何侍奉祂?又如何见证祂救恩的大能?有好一段时间,我诚心诚意地为此向神恳求。

    有一次我在一个地方聚会,我想学校就要开学了,女儿的作业还没有完成,我想利用晚上的时间,辅导她做完功课,我就决定回家(因离家很近)。当我走在路上时,我迫切呼求:“主啊!你知道我现在回家是干什么,是要辅导女儿做作业。主啊!求你救我,你若不拯救我,我仍会和以前一样。我的主啊,求你释放我,我无自控的能力,我无法耐性,我没有温柔,我肯定辅导不好。但主啊,求你掌管我,救我,用你的大能释放我……我骑在车子上一路呼求,直到家中。

    当我来到家中,天色已晚,看见她仍在玩耍,我喊她。她一见我回来,吓得赶紧跑回家中,匆忙地拿过书包,拿出书本放在桌子上,开始做功课。我坐在她的身旁,心中向天仰望:“主啊!求你今日救我脱离自己,掌管我”。一面祷告,一面看她。我发现她的手在发抖,一会儿,鼻尖上冒了一层细细的汗。我仍然仰望呼求我的主,让祂来掌权。当我发现她做错了,我就很自然温和地提醒她,又启发她,让她思想。然后她就明白了,更正过来。我一面心灵迫切祷告,一面观察她。那天晚上,我竟然能心平气和!女儿开始很恐慌,慢慢地,因我柔和的语言,她也开始放松精神。她好像是说:咦!今天怎么回事?和以前气氛不一样。当她神情放松了,就非常开朗,很多的题目也变得容易了。她高兴地说:“爸爸,今天的题目真好做。”哦!感谢我的主,是祂以祂的能力拯救了我,使我那天晚上一直没有发脾气,那一种和谐是我以往辅导女儿做作业时几乎未曾感受到的。

    顺利地做完以后,我同女儿交谈:要趁着现在好好学习,如果不多学点知识,长大以后怎么能更好地给主使用呢?她问我说:“爸爸,给主用数学不好行不行?”(因她不喜欢数学),我说:“那也要好好地学呀!你知道将来主怎么用你呢?”“嗯,我知道了。”我又对女儿说:“爸爸以往都是打你,其实我也不想,只是气急了,以后我不愿再打你,你自己好好努力,既要祷告靠主,求主赐聪明智慧,又要刻苦学习,注意听讲,有不懂的,只管问我,我愿意好好教你。”那天晚上,我和女儿都愉快极了。

    我实在感谢我主的恩典,不仅那天晚上祂救了我,自此以后,每次在辅导女儿做作业的事上,再也没有打过她。女儿不明白的地方,我就启发她,实在不懂,干脆我就告诉她。女儿再也不因做作业受皮肉之苦了,我也不再在此事上怒气填胸了。每次女儿遇到难题时,总是喊着:“爸爸,快来快来,看这一题怎么做?”而且,她的成绩也提高了。哈利路亚!是祂释放了我,祂成了我的拯救。救恩出于耶和华,荣耀归于至高神!


返回页首

 

 

 

 


 

() 这个年究竟怎么过?主,我拥戴你为王!

 

我为女儿招了女婿。第一个春节即将来到,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到哪儿过年。我的女婿来问我说:“爸爸,今年头一年,我想回去过年,因我怕我爸妈心里难过。”我就爽快地答应了说:“可以,你回去过年吧,也可以安慰你父母的心。”可我虽然答应了,家里面所有的人都不同意。首先我女儿不同意,我妻子不同意,我父母也不同意。都说:“结婚头一年,就要回去过年,这像什么话,既到俺家来,就是俺家的人,这就是你的家。现在要回去过年,到底哪儿是你的家?不怕人家议论吗?”(这都是农村的风俗、观念,怪不得罗马书十二章四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我们的思想观念都已被世界模成了它的样式)。

我女儿同我女婿争吵:“你要去你去,我不去。你体贴你父母,那我父母呢?你爸妈是爸妈,我爸妈难道不是爸妈吗?如果是我到你家去的,头一个新年,我要回来你能同意吗?你家人会同意吗?你要去你去,回来不回来都行,随你便!”这下可怎么办?他们争吵地不可开交。我“挺身而出”说到:“都别吵!这个家我说了算,我说让他回去过年就回去过年,在哪儿过年不行,不就是过个年吗?过了年不就又回来了吗?再一个,我们这个家庭是传道人家庭,难道就不能替别人考虑一下,人家孩子到我家来,也算是不容易。舍掉自己的天伦之乐,让别人得快乐、得安慰,又有什么不行的呢?主耶稣天堂都能舍,我们舍去这点又算什么呢?就是我说的,让他回家过年。”我又命令女儿说:“你也去,和他一起去。”可我女儿又委屈又倔强地说:“我不去,他要去他去。”这可怎么办?

 

我慷慨陈词地说了上面的一段话,家里面的人都不做声,因为我认为我说的对呀,我说的话是能拿出去的,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衡量的,是舍己为人的,是合乎圣经标准的。谁能反驳我呢?就算是弟兄姊妹听见了,谁不称赞我是爱人舍己呀?不愧是个传道人呀?我完全可以堪称为他们的榜样。可是,在从走生命的道路上来衡量,我的这些“义言”、“义怒”、“义举”是何等地无知,因这些不过如污秽之衣,我想用我自己的权力、能力、武力来成全神的义。这不是“信主之法”,乃是“立功之法”。假若真的如此,我到了天堂,我就炫耀、自豪地对主说:“主啊,你看,我那一次怎样地顺服你,讨你喜悦,遵行了你的旨意,这个应该很不错吧?这个理当给我荣耀、赏赐吧?……”这哪还有荣耀归给上帝?哪还有像二十四位长老把他们的冠冕摘下,放在宝座前,俯伏在地说: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这是我应得的嘛!是我配得的嘛!是我付代价赚来的嘛!它就该理所当然地戴在我头上的,我怎能摘下来呢?若是这样,在天堂里就不是以主为中心了。但主说:“凡以行律法为本的,都是被咒诅的。”

虽然家人默不作声,可都脸色凝重,心中不快。我女儿同女婿也背地里争吵。我就想:这可怎么办?看样子今年这个年是过不好了,怎么办呢?离春节越来越近,我看着家里面这剑拔弩张的气氛,我心里就愈加焦急,就独自仰天叹息说:“主啊!怎么办?这个家怎么办?这个年究竟怎么过呢?我多么想让家里面充满和睦、和谐、和平,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当我说“主啊这个年究竟怎么过”的时候,忽然我心里面有个声音说:你不知道这个年怎么过,主早就知道了。哎呀!这句话点亮了我的心,我忽然想起:对呀!对呀!我不知道这个年怎么过,主知道呀!主既然知道,那就让祂安排呀!祂能处理这些事,而且能处理得好好的。祂是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因此祂有办法(祂是奇妙策士),祂有能力(祂是全能的神),祂也乐意(祂是永在的父)使家庭和睦(祂是和平的君)。哈利路亚,赞美主。“主啊,你来摆平这一切吧,你看上哪过年好就上哪儿过年,只要能使家庭和睦,你怎么安排都好。主啊,这事就交给你了,你掌管,你来做吧。”就这样,我心里的大石头落地了。虽然问题还在,但我想起此事就举目望天:“主啊,感谢你,你知道怎么做好,你就怎样做,你有能力做成这一切,你能把和睦做在这个家中,我不是一家之主,你才是全家之主,我拥戴你做主。主啊,你来掌管一切。”我就在这样的情形中等待“那日子”临近……

 

“那日子”终于来临了,就在年三十的前一个晚上,孩子们来到我面前,对我说:“爸爸,我们说好了。”我说:“怎么个说好了。”他们说:“这样的:三十中午在家吃饭,吃完中午饭就过到那边去,晚上不回来了,初一也不回来了,过了初一再回来,你看行吗?”我说:“行,怎么都行,只要大家都同意,我也同意。”就这样,全家都非常满意。一场轩然大波终于平息了。

“大水扬起,大水发声,波浪澎湃。耶和华在高处大有能力,胜过诸水的响声,洋海的大浪。”(诗93:3-4)

 

哦!我何等感谢我的主,祂将难处摆在我的面前,是要让我看见祂救恩的能力。

 

“祂说这话是要试验腓力,祂自己原知道要怎样行。”(约6:6)

 

哈利路亚!赞美主。祂就这样奇妙地成就了和平。若不是主做的,就算我强迫女儿去婆家,她若呆板着脸,又能使那个家快乐吗?岂不惹祸更多吗?就算我也照着这种方式安排:中午饭在家吃,晚上初一到那去。他们心里能接受这种安排吗?但只要主一伸手,就没有人不乐意的。我也更确切地知道,只有“全然安息,让主掌管”这样的处事为人,在基督的台前交账时,才有真正的价值,才蒙神的悦纳。赞美主,我丝毫没有用自己的血气能力,我没有动一根指头,一切都是主自己做成了。而我因信心、仰望、等候而得来的,这不是我的义,但主却要对我说:“这义加给你了,算是你的,因你是从信心而得的义。”(参加5:4-5)

返回页首

 

 

 

 

(三)人的绝路,就是神的出路

 

孩子们在外地做生意,急需要人去帮忙,就打电话回来,问是否能找到人。我对他们说:“你三爷在福建厂里面,听说想要回来,如果真要回来,看他是否可以去。”孩子们就说:“那你赶紧打电话问他来不来,如果不来,就快找别人,如果要来就赶紧来,这急需要人。”我说:“好,我打电话问他。”于是我就打电话问三弟说:“听说你想回来,不想在那厂里干了吗?”他说:“是的。”我说:“那你既然要回来,想不想到小孩子那去给他们帮忙,该给你多少工资就给你多少,你愿不愿去?如果不去,我就找别人。”三弟说:“我去。”我就对他说:“如果去,就得赶紧去,他们等用人。”他说:“我再过十天,你叫他们别急,等我十天时间。”我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孩子们,他们说:“还要等十天啊!现在急需要人,忙不过来。”我安慰他们说:“等等吧,现在就多忙一点,等过了十天,你三爷就去了,十天很快的。”他们也就勉强接受了。

快到时间了,孩子们又打电话来催,问三爷能否确定来。我答应说:“他说过十天去还能不去吗?不要急嘛,不然我再问问。”孩子们说:“好吧,快点。”当我准备打电话去问的时候,我小妹说:“恐怕要再过半个月才能回来,因他要等到结工资,提前回来,厂里当月的工资就不给发。那可是一千多元钱啊!”我一听,急了:“怎么?还要半个月?那怎么办?那边可急等用人啊! 给他说,厂里不给的工资叫小孩子们给他,得叫他赶紧回来。”于是我赶紧打他的电话。一打,停机了。我急了,说:“唉!怎么在这个时候停机了呢?”第二天,我又打电话,还是停机。我心里焦急万分。孩子们等要人,我又向孩子们保证十天准能到,这到节骨眼上,他却说还得半个月,你到底是来与不来?你要是不来,我就找别人,为了等你去,也耽误了找其他人的时间。现在好不容易等到十天,怎么叫孩子们再等半个月?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我说:“不行,手机不通了我得找电话号码。”我就晚上跑到三妹家,找三弟厂里宿舍的号码。一打,没人接。左打右打,一打再打,还是没人接。三妹说:“应该有人接的呀,因为他们是三班制,什么时候都有人休息。”可就是没人接。我心生埋怨地说:“出奇了,天天有人接,就是今天没人接。”我只好带着焦急的心回到家中。

到了早晨,我想还要再打。一拨,嘿!通了,有人接了。是他的同事,我就急忙地说找谁谁,对方说他不在,现在正在厂里干活,再过几个小时就休息了。我十分客气地说:“麻烦你转告,让他回来打个电话,就说有急事找他。”对方说:“好的,我转告他。”我千道万谢。终于打通了电话,我就耐性等候他的回音。可一直等到晚上,也听不见回电,怎么不回话呢?难道这个人没把话传到吗?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的心又气又急,可是急又有什么用呢?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我失望地说:“算了,算了,我再也不打电话了,来就来,不来就算。至于孩子那边人员的急需,我也没有办法了,主啊!(直到这时,我才喊主)我不管了,问不了了,你看怎么办吧,主啊,我该如何向孩子们交代,只有交给你了,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没有人去我也管不了了。”我带着失望、放弃、无奈的心向神祷告。我实在是服了,我也完全停止了一切的想方设法,因为我的心也累了,我必须休息了。我只有把这事“扔”给了主。“你的智慧、聪明使你偏邪……你筹划太多,以致疲倦……你所劳神的事,都要这样与你无益……”(赛47:10、13、15)

早晨,我醒来后,不经意地拨了三弟的手机。嗯?怎么通了?因是长途,我没拨IP号,赶紧挂了,马上他却打了过来。我迫不及待地问:“你怎么回事?手机怎么停了?”他说:“手机这两天欠费,停了,现在交了费,又通了。”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你还回不回来?”“回去,明天就回去。”“啊!怎么明天就能回来?不是说你为领工资还要等半个月吗?”他说:“本来是这样的,可昨天晚上厂里开了个会,厂长说:“有人想走就让他走吧,免得在厂里影响别人的工作情绪。”我问:“那工资还给不给?”“给。我准备明天就回去。”主啊!我的上帝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突然?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什么都没有了,云开雾散了。我几乎跳了起来,高兴地说:“主啊,你真有办法,你是有办法,我感谢你,赞美你。”忽然我又羞愧起来,我说:“主啊。求你赦免我,赦免我怨天尤人的罪,这几天来我跑了多少弯路,说了多少怨恨的话,求你洁净我。主啊,我感谢你,使我借着这事看见我的败坏,看见你的大能……”

“主说:早先的事我从古时说明,已经出了我的口,也是我所指示的,我忽然行做,事便成就。”(赛48:3)我实在感谢主借此事给我的功课,当我什么时候放下自己的方法,向主降服,全然依赖,什么时候祂就显出祂的大能。我没有能力去感动厂长,为着兄弟的事去开个会,又破例发给工资,准许离厂,这事只有主才能做的到。但要使这能力显出,我必须软弱,软弱到走投无路,毫无办法,彻底对自己绝望,唯全心仰赖主方可。“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因我的能力是在软弱的人身上显得完全。”(林后12:9)但愿主常常给我带到这种绝望的地步。

返回页首

 

 

 

 

 

(四)要否学习汽车驾驶?——操练顺圣灵而行

 

主内长辈建议我们某些年轻的同工,若有可能,学习汽车驾驶,考个驾照,以后会有用处,在服事上可能会用得到。我和另外的同工想想有道理,可能会用得到。于是就决定学驾驶。可真要学的时候,心里面不知道当学不当学,虽然这是主内长辈的提议,也是我们的认同,但主叫不叫我们学呢?这个心里没有底。我就来到主的面前,向祂表明我的打算,并寻求祂的旨意:“主啊,主内长辈建议我们学驾驶,我心里也认为需要,但不知道你是否同意,主啊,你若同意,我就去学,有你的答复,有你的批准,我才知道是你叫我学的,不单单是长辈的建议,也不是我们随自己的所好去学的,是因着顺从你的意思。如果不是你的意思,长辈的建议我也不学,我心里想学也不学,我必须清楚你叫不叫,不然的话,一切就没有价值,没有意义。主啊,我要听你的。”

其他的同工问我什么时候去报名,我说我还不清楚,等我清楚了再说。我向主说了我的想法,可我怎么知道主要不要我去学呢?在我学习走新生命的 道路上,我知道有一点,就是要心里平安,外面和谐,我里面觉得很平安,认为应当学,可外面的和谐与否却显不出印证。我学驾驶,同谁和谐呢?别人不管你学不学,直接有关系的是家里的人,家里直接起作用的就是妻子,因为你学驾驶要缴费呀!钱不是你一个人的,她也有份啊,另一半嘛,所以必须同她和谐。于是我就以这一点,作为我寻求神旨意该学不该学的一个凭据。我就祷告说:“主啊,如果我该去学,你使我妻子同意,如果我不该学,你就借着她拦阻,我就知道你的意思如何了。”我又祷告说:“我准备打电话问她(因她暂不在家),我只愿意从她口中听到‘学’还是‘不学’。如果她说‘我不问,随你便’,那不行,我一定要借着她清晰地答复,明白你的意思。主啊,你掌管她的心思意念,藉她向我显明你的意思。”然后我就拿起电话,拨通之前,我对主说:“主啊我打了?就这样定了,就看下面了,我愿意完全顺服你,而且我必须得到明确的答复,我打了。”我拨通了电话。

通了之后,略过序言,进入主题,我说:“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做,有主内长辈建议我们几个同工学汽车驾驶,可能会在服事主方面用得到,我也考虑了,可能会有用,也想去学,但我必须问问你,看看你的意见如何,你看如果可学,我就去报名,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不学,你说呢?”她回答说:“咦!你还问我吗?还给我算个人哩。”(可见我以前就没有这样尊重她)我说:“那当然喽,你是一半嘛。”她然后问:“得多少钱?”我说:“报名要一千五,可能另外会有一些小开支,但估计要不了两千元,你看要不要学?”她果然说:“俺不问,你自己看。”我说:“那不行,你一定得问,你要说学,我就去,你要说不学,我就不去,我尊重你的意见。”她说:“你为什么非要叫我说呢?”我说:“对,就得你批准,我顺服你的。”我同她说话的时候,心里在祷告,让主在这事上、这时候掌权。她最后就回答说:“要不你就学。”我说:“你是不是真叫我学?”她说:“是的,你要学就学。”我再问一遍:“我真去学吗?”她再三地回答说:“是的,是的,你去学吧。”我说:“好,那我就去报名。”就这样,我从妻子那里得了印证,我心里非常踏实,因我不是在走自己的道路,也不是为自己的喜好而学,完全是为顺服祂的安排。因此,我敢肯定地说:“我学驾驶是主的带领,是主让我学的。”就是在学的期间,我也抓住这个事实,依赖祂的恩典:“主啊,是你叫我来学的,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来的,既然如此,你就给我够用的恩典,因为我很愚笨,别人在家都摸过车子,最起码开过拖拉机,而我却没有,我只有求你给我恩典,使我为你的缘故而学会。”因着确实的寻求,就有肯定的把握,这件事,我是行在神的旨意中。

 

返回页首

 

 

 

 

(五)不送贿赂,专靠神

 

为着学习汽车驾驶而寻求神的旨意,当得到了印证,确切地明白了神的带领以后,就前去报名。先是理论考核,靠着主的恩典过关了。然后是练车,预备下面的考核。就在练车的期间,听说了一件事:所有去学驾驶的人,到那天去市里考核必须买香烟,一般要四包,必须是好烟,四包差不多要一百多元。在考移库时,有电子桩测试,还好一点,最麻烦的就是路考,因为过关不过关完全在于跟车的考官说了算,你若准备好了香烟,上车后悄悄地往考官手里一塞,你只管开,只要不撞着人就行,你就能过关。如果你没带香烟,你开的再好,他也不给你过关。因此,凡学驾驶的人都知道这是惯例,那附近店里所卖的香烟,从学员的手里到考官,考官到商店,然后又到学员、考官、商店,不知道循环了多少次(因他吃不完,就拿去变成钱)。如果你不买,他就说不过关,你就要再学,学车费不说,来来去去,你会耽误很多的时间。由于人都耗不起这么多的时间,都算计,与其耗时耗力,不如满足考官的要求,百十元一去,万事大吉,一帆风顺,岂不快哉、乐哉。因此,没有人不带着“护照”(好的香烟)去考试的。

这事摆在我们面前,怎么办?是买还是不买?不买,你死定了,你就等着再来耗两个星期的时间,再花学车费吧。如果买,这不是送贿赂吗?这种行为不要说主不喜欢,连国家政府也不准许啊!可国家政府怎么能详知这些事呢?买与不买,就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两条路。说实话,开始的时候,我们也被眼前的趋势所驱使。心想:哎呀,不想在这儿耗时间,天气又热(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不过关还要再花学车费,别人既然都这样做,你一个两个又能例外吗?算了,不就百十元钱吗?只要能顺利过关就行了,花就花吧。当时我们就是这样想,这样预备的。可在没考试之前,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有主里的交通,在交通中提到有一姊妹,为她女儿在上海入学,没有走送贿赂的路,单单凭着祷告,依靠主的带领,最终女儿进入一个意想不到的学校。此事给了我们一个光照,使我们看见摆在自己面前的事,竟然想以贿赂的方法通过。当下蒙主的提醒,我们决意:走信心的道路,借着祷告,决不送贿赂,一切听由主的安排。感谢主,祂救我们脱离走世俗的道路,自我的道路,让我们在这事上能学习依靠主。

回来后,我就仰望主,祷告说:“主啊!原先我们是想走世人所走的路,但你光照了我们,现在就把这事仰望给你,我们决意不再送贿赂,完全依靠你,你完全地掌管吧!”祷告以后,又思想:这假若真不取了怎么办?心里又担心。但感谢主的怜悯,使我忽然想起,这学驾驶不是我要学的,是主叫我学的,既然如此,那我还担心什么,主既然叫我学,我学了,不过关,那也是祂的事,祂叫过就过,不叫过就不过,不过了,再学,再不过,我不学也可以,祂不叫我过嘛!我是顺服在主的手中,我就无需操心于这些事,主如果看报了名,交了费,却学不成为好,就好,主如果看为不好,那祂就能叫我过关。感谢主,全交给祂,开始属于祂,结局也属于祂。这样,我的心完全放下了。

考核的日子到了,在等候的时间里,心里固然迫切祷告。感谢主,移库的考核顺利通过,最后就是路况考核了。先前有弟兄告诉我:路考的时候,要么先考,要么后考,因为中间会遇到一个小镇,人多车多不好开,你记住。谁知等到我路考时,正好小镇的路段临到我,这也没办法,躲也躲不了,就靠着主的恩典上了车。感谢主,我发挥的非常好,熟练自如,也不紧张。等到靠边停车下来之后,我不知结果如何。心里暗暗祷告:主啊,过不过就在于你了。等到都结束了,我被宣布列在过关的名单中。我高兴万分,过了过了,终于过了,这些日子的功夫没白费。感谢赞美主!等到事后,我所听到的情况更加令我敬拜、赞美主的恩典与大能。原来,我们去考核时,以前受贿赂的那些考官全部更换,以前是有香烟就过关,现在的规定是:凡送香烟者一律不取。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凡为攻击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赛54:17)。

 

返回页首

 

 

 

 

 

(六)买电脑有定时

孩子们在外面一、二年的辛苦,现在终于把他们结婚买房子所欠的债还清了。还剩下不多的钱,孩子们就对我说:“爸爸,这帐也还清了,还剩下一点,这样吧,给你买个电脑吧。”提到买电脑,说心里话,我为这事已经祷告了一年多了。

当初在神的仆人家中交通的时候,提到年轻侍奉主的工人,应当学电脑,这个在服侍主上肯定用的上,因为它能给我们提供丰富的属灵资源,在以后的工作中,是必不可少的。因此,若有可能,应当学一点。我也感觉到这个非常好,就盼望着能够有机会学。可怎么学呢?恰巧在我们的交通当中,有一位阿姨,是主内的长辈,她说:“只要你想学,就有地方学。”另一位阿姨就说:“对了,你就跟她学。”这位阿姨说:“不用我教你,我们那里有弟兄可以教你,他懂的多,在新华当老师,让他教你。”感谢主,就这样,我在主的预备带领下,学上了电脑。

既学了电脑,肯定就想拥有一台电脑,因此,也就开始为这事祷告,当别人问我说:你学电脑准备什么时候买电脑啊?我就说:不知道,先学再说,以后再买。我一直在祷告中。说实在的,我怎么好意思伸手向孩子们要钱买电脑呢?我现在什么世上赚钱的事也没做(因为想把更多的时间给主),既然不做什么,自然感觉到不能向他们伸手要。我曾经给孩子们讲过,我对你们有亏欠,照圣经所说,父母该为儿女积财,儿女不该为父母积财,我做为你们的父母,应当为你们安排好一切,现在竟要你们自己去赚钱还债。可我不去赚钱不是因为我不想或懒惰,是因为我不能去,我不能当自己的家,希望你们谅解我。当然我这样说,孩子们也都能理解。

现在当孩子们说要给我买电脑时,我又惊又喜。惊的是忽然间我将要拥有一台电脑,喜的是主听了我的祷告,终于在从开始想要并一直祷告一年多之后预备了。孩子们说回去就买,或者干脆从这带个回去。我说:“回去再买,找懂的人买。”我也高兴地把这事告诉了一位姊妹,姊妹也高兴地把这事告诉了当初鼓励我学电脑的阿姨,因为孩子们把钱都给了我,买电脑岂不是定规了吗?我满心感谢、赞美,心里非常高兴。可没想到,孩子们在做生意上钱转不过来,我女婿就对我说:“爸爸,现在因为一点情况,钱不够用,你能不能电脑暂时不买,把钱转用一下,等我转了过来再给你。”我说:“行啊,买电脑早点晚点都行。”可我女儿不同意,她说:“给都给了,又拿回来,需要钱我们借,给爸爸买电脑的钱不能拿回来。”女儿有点生气。我就安慰她说:“没有关系,你们拿去,等以后有了钱再给我买,没有钱不买也行,又不是非要有电脑才能信好主,行了,拿去吧。”就这样,买电脑的事搁置了。后来有位弟兄到姊妹那里,姊妹问我的电脑买了没有,弟兄说没买成。她也笑了,弟兄问:“你笑什么?”她说:“我已经把他买过电脑的事给阿姨说了,哪知没买成。”

感谢主,一切都有定时。“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2:4)神也借着这个搁置来操练我顺服、等候的功课,我继续地为电脑的事祷告,依然如故:“主啊,你看需要吗?不需要就算了,若需要,你看什么时候买,都好,主啊,我愿意顺服你!”

等到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孩子们打电话来对我说:“爸爸,现在把买电脑的钱给你。”我说:“你们的钱能转过来吗?”他们说:“现在可以了,你放心吧,拿钱去买吧。”感谢主,在搁置了一段时间之后,神的预备最终来到了。“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46:10)

 

返回页首

 

 

 

 

(七)全然靠主,罪的权势崩溃了!

 

在那几天的时间里,我陷在魔鬼的试探中(我知道是我自己给魔鬼开的门)。在我的思想中,一直有一个污秽的念头在缠绕着我。这个念头是那样牢固地附着在我的头脑里,使我挥之不去,解而不脱。无论在祷告时,在读经时,它都会浮现。而且它带着罪中之乐的吸引力,使我时而被牵制,陷在这污秽的思念中。但我知道这是神所憎恶的,是与神圣洁的本性不相容的,于是想让自己的思想从这个捆索中挣脱出来,口里面喊:主啊,主啊。内心用力地把自己的思绪拉回来。可是一会儿,那个意念又在我脑子里打转,那一种使你肉体有快感的念头,带着巨大的吸引力,使我的思想又陷在其中。就这样,我好像在同这个思想展开拉锯战。心里想,这是污秽的,是主不喜悦的,该弃绝它,不能注意它、思想它。可它一面在脑海边盘旋,一面向你展示并让你感受它的乐趣。我无法安心、存清洁的心读经和祷告,这个思想时不时地搅扰着我每天的属灵生活。

在这样的光景中,灵里面是极其痛苦的,因无法面对主的圣洁,我是侍奉主的人,我每天都必须要见到祂,与慈爱、圣洁的主同在,那是何等地美好。可如今却陷在这邪恶的思想中。以前也有一些败坏的思想,那只是一闪而过,或一亲近主,那些思想就消失了。可现今的这个思想好像根深蒂固一样,怎么也赶不走。我无法再过这样的生活,我决意要在主面前解决掉这个缠绕,若不然,我无法过正常亲近主的生活。

我那一天,从早上跪在主的面前,向神陈明我的罪,恳求主宝血的洗净,我再恳求主,拯救我脱离这罪的捆绑。我对主说:“主啊,我何等痛恨这罪,尽管我会因无力拒绝而接受这罪中之乐,但我何其憎恶这罪。主啊,我是属于你的,我只该活在圣洁中。你不要让这罪来辖制我,你释放我脱离它的权势,我愿圣洁,因你是圣洁的,我是你的殿,你使这殿成圣,我何等渴慕过圣洁生活,我宁愿死,也不愿犯这个罪,如果我不能不犯这个罪,你就叫我死掉吧,死了也比在地上犯这样的罪羞辱你的名好。主啊,求你拯救我,我把我的思想、身体、灵魂全献在你的面前,归与你,因我是属于你,你拿起来,分别为圣吧……”

我在主面前痛哭祷告,全然交托,完全把自己献给主,让主来洁净,让主使之成圣。在祷告中,我的心被主摸着,心灵感觉与主是那样的近,我心里面由苦苦地祈求,变成了满有喜乐,满了感恩,圣灵大大地感动我。我知道我的祷告、我的恳求、我的献上已蒙主悦纳。那一种情形简直太美好了。我想那是圣灵在充满我,我的主悦纳了我对祂的渴慕,对祂圣洁本性的渴慕。

哦,原来“祂必兴旺,我必衰微”,不是靠我挣扎,乃是全然交托。只有将自己交托给主,然后我必在高举主中自然衰微。在不知不觉中一、二个小时过去了,当我站起之后,我里面这罪的权势已经崩溃了。我感觉到它已无力控制我的思想,我是何等自然、自由自在地亲近主。神的话对我显得何等宝贵,从心底里想读圣经,这种污秽思想的能力,在我里面萎缩了,我又回到圣洁之主的怀抱。真的如圣经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他的人吗?”(路11:9-13)

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的释放,救我脱离这罪对我的捆绑。

“耶和华见祂百姓毫无能力,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没有剩下,就必为他们伸冤,为祂的仆人后悔。”(申32:36)

 

返回页首

 

 

 

 

(八)小俩口不争了!

 

孩子们在外面做生意,所在的地方拆迁了,虽然另外找了个地方,但赚钱不多,因此孩子们想要作别的事。我的女婿打电话给我说:“爸爸,xx地方的服装厂怎么样?”我说:“你问这干什么?”他说:“我想做服装。”我说:“你做服装?什么意思?你想去服装厂打工吗?再说你也不会。”他说:“不是,我想做服装。”我说:“你是想办服装厂吗?”他说:“有这个想法,你看怎么样。”我就对他说:“你拿什么办厂?一是你没技术,不懂服装这个活,二是你没有资金。再一个,你没有路子,你怎么办厂!”他说:“办厂不一定要技术,技术人员是聘请的。资金可以慢慢来,由小到大。路子是做出来的,先打听打听。我想路子会越来越广的。”我说:“这个可不容易啊!风险太大了,你得好好祷告,弄清楚。”他说:“这个我知道,没有十分的把握,我是不会做的。那爸爸按你看呢?”我说:“我对这个一窍不通,我不知道,我只能为这件事祷告。”我女儿在那边抢过电话说:“爸爸,他非要办服装厂,手里又没有钱,又不懂,怎么办的?他还说:你还能就这样叫我小打小敲一辈子吗?我得轰轰烈烈做点大事……”说着说着,电话又被女婿抢了过去,因他怕我女儿在我面前反对他,以致我不允许他做这个行业。

后来孩子们又打电话来,女婿态度好像很坚决,一定要做起来。女儿打电话来说:“他整个人就好像迷上去了,我不同意他办,他非要办,我和他生气,这要是赔本不是一个小数,还要借钱,这都增加我的压力,他坚决要办,我坚决不同意。我和他在闹气。我就想做个小生意,心里没有压力,也就算了,他非不同意,一心想办厂……”我给女儿说:“他的想法可能是好的,我想他也不小了,应该考虑到可做可不做的,他即一心想做,你也劝服不了。如果按我的看法,可能不合适,因为这方面你是空白的,无法做,办厂容易,借钱也可以办起来,赚钱却不容易。但现在既然这样,你不要太过拦阻他。我们就祷告,主知道该做不该做,若该做,主会开出路,若不该做,难道主没有能力拦阻他吗?人拦阻不了,主能!为这事祷告吧。”女儿说:“我也祷告了。”我说:“你既然祷告了,你就放心,主不会错的,祂能掌管一切,依靠祂是最正确、最安全的。不要用吵的方法,要用祷告的方法,让主当这个家。”于是,我和女儿都迫切地我这事祷告。

过了一些时间,女婿打电话来,说:“爸爸,我想到xx服装厂看一下,了解了解,然后看怎么办。”我说:“你要好好祷告清楚啊!”他说:“我知道,我祷告了。”女儿也打来电话说想和他一起去看看,能不能做,免得他想做就做了。我说:“你看到可以去看,但不要多说话,只管祷告主,主会来当他的家。”先前在别的事上也是这样,我看见女儿处处管制着女婿,以致二人常常生气吵架,我就对她说:“你管得太多了,你太操心了,你作为妻子,起到的是配搭作用,不是主管作用,应当站在顺服的地位上,你可以建议,他不听你的意见就祷告,你是存顺服依靠主的心来顺服他。你的意见对,主难道不能改变他的思想和做法吗?如果你的意见没有成就,这说明你的意见是错的,应当让主来掌管。”这次我还是这样劝勉她,她比以前要学会依靠主了。

等他们到了那个地方,呆了两天,实际地考察了一圈后,女儿打来电话,说:“爸爸,我们回来了。”我说:“怎么样?”她说:“看了之后,不能做,就连开厂的人(是信主的)也说不能做,那个人劝我们说:不能办,准赔。如果你真想办厂,我这个厂给你,机器、人员、材料、场地都给你,你来接。但我劝你不要办。再一个,办一个厂,没有百把几十万就转不过来,这还是小厂。所以我劝你们不要办。”我就问说:“他(我女婿)在不在场?”女儿说:“在,我和他在一起的。”我问:“那他现在什么意见?”她说:“现在他也放弃了,不办了。他还说,我要不是听主的,我一定得试一试,现在他放下了。”

感谢主,祂在这件事上成就了和平。当我们全心仰赖祂,就算是“王的心,在耶和华的手中好像垄沟里的水,随意流转。”(箴21:1)真的是“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就在别人身上发动。”(林后4:12)

 

返回页首

 

 

 

 

 

(九)椅子重要,和谐重要?

 

因着家里面经常有弟兄姊妹的来往,心里面想:如果能给家里面增设一些桌椅,那有多方便啊。我所住的房屋里面只有两张床,平时有弟兄姊妹来都坐在床上,一个两个可以,多了就没法坐。再者,坐在床上有人不习惯,交通说话也不方便,一个脸往这,一个脸往那,多别扭。我想:沙发就不说了,做几把椅子,或做两个长排椅,顺墙角直角摆放,当中再放一张桌子。弟兄姊妹来了,就坐上去,茶水放在桌上,也能面对面地说话,这多好啊!心里这样盘算着,计划着,就决定要这样做。当心中的这个计划已相当成熟的时候,要开始行动时,心里面有个提醒,要问问家里的人。我就想:这还要问吗?多小的事啊!不就几把椅子吗?又不是没钱做不起,我这样设想也是为接待弟兄姊妹啊!再一个,我一个大男人,还能连这几把椅子的家也当不了吗?

我心里虽然一面这样想,可又有个催促,叫我去问问家里的姊妹(妻子),看她什么意见。我就在主面前祷告说:“主啊,我想家中能做几把椅子和一张桌子,为着来人方便接待,虽然我已经这样决定了,可我不知道可不可做,本来我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心里面却催促我去征求姊妹的意见,那我就把这事交给你,虽为小事,但我愿意为这事寻求你的意思,我现在就去给姊妹讲,求你藉她显明你的旨意。”于是我就去见姊妹。来到灶房门前,预备要开门,心中又默默祷告:主啊,你掌管这件事,我现在开门了,我要问她了。打开了门,我问姊妹:“姐妹,给你商量个事,你看来人也没地方坐,我想做几把椅子,一张桌子,放在我们住的房子里面,来人交通、说话也方便,你看行不行?”姊妹说:“坐哪儿不行,那不有床吗?坐在床上就是了,何必浪费钱呢?”我说:“坐在床上多别扭,说话也不方便,又要不了多少钱。”姊妹却说:“有小板凳不能坐吗?”我说:“小板凳太矮,有人在家坐高板凳坐惯了,坐矮的不舒服。再说也没有桌子放茶杯啊!”她有点不耐烦地说:“哎呀,不做不做,怎么将就不行?”我再要同她理论,想以更多的理由说服她,心里面就提醒说:好了,可以了,别再说了,就是这样了。照着你所祷告的吧。这个意思在我里面很清楚,我只有闭口,退了回来。到了这边,心里很不舒服,心想:不问你便罢,问你还通不过,早知道不问你算了。我满心想这点小事你会同意的,没想到还受到拦阻。但又转念一想:你不是这样祷告的吗?你不是愿意做一个顺服主的人吗?那你又为何不顺服了呢?她同意不同意,你该做不该做,难道主没有掌管吗?虽然是小事,也要顺服,在主的眼中,事情不分大小,只看是否主的意思,要讨主的喜悦,就要从不以为然的事上学习。当这些话在我里面思想的时候,我也就放下了心中的不满,不舒服的感觉也消失了。我也愉快地对主说:“主啊,你看不做好就不做,你看坐小板凳、坐床好都行。我愿意顺服你,只要是你所喜悦的,我都愿意。”

感谢主,祂拯救我脱离自己的设想,自己的理论,自己的不满,也救我脱离了会发生的意想不到的冲突,使我在这看为小的事上学习顺服。

返回页首

 

 

 

 

 

 

(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

       

    一个同工对我说:“你必须得好好说说XX弟兄。他教会中的同工及信徒都反应他很多情况,很不造就教会。你不说他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这话还必须你说,这是你的责任,因为你们都是弟兄……”因此,我自己也想:这个必须说,影响太不好了,这位弟兄怎能这样做呢?一个是带领聚会的,这一切做法都影响其他信徒,还说你教会中的肢体与你不同心,像你这种做法,如何能使你教会的同工与信徒信任你、支持你、与你同心合意呢?这一定得说,下次什么时候见面,一定该责备的责备,该劝诫的劝诫。我也自认为这是我的责任,也定意在下次见面时,不留情地、狠狠地责备他。因为当我听到同工所说关于他的情况时,我也是怒气填胸。

        果然有一次我们见面了,是因为几个弟兄姊妹要在一起查考圣经,他也在其间。我心里就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一次要找个机会指责、劝诫他。可当我定意要说的时候,心里面突然有这样一个意念:究竟神要不要我说?祂若不叫我说,我却说了,岂能讨神喜欢呢?祂若不喜欢,我说干什么,应该看看主的意思如何。这一闪而过的念头提醒了我的心。是啊!我心存怒气地定意要责备弟兄,可我必须照着主的意思去说,不然,我所说的岂不都是人意的言语,有什么用呢?而且主也不喜欢。哦,这个家要让给主当,主让我讲我就讲,不让我说我就不说,不管是他影响不好也罢,也不管我自认为是我的责任也罢,主不让我说我就不说。那他的问题就由主去负责,是主与他的事。这样,我就取消了开始一定要说的念头,把这件事交给了主。

    可是我如何明白主是叫我说,还是不叫我说呢?于是我向主要了一个凭据。我祷告说:“主啊!我不知道你是叫我说还是不叫我说,我愿意完全顺服你,听从你的安排。现在我向你祷告,求你指教我。我们现在都在楼上,如果到吃饭的时候,弟兄姊妹都先下去了,他却是最后一个下去的,我就知道是你让我说的,因我不愿意当众人的面说他什么事。如果他不是最后一个下去,这就证明是你不让我说的,那我就不说。主啊,就这样。”我就如此交托、等候,并决意顺服。

        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准备下楼,我留意观察,看他比别人先下去了。我就暗暗对主说:“主啊,是你不让我说吗?即是,那我就不说。”可是我还想再求问一次,我祷告说:“主啊,我还是不太清楚你叫不叫我说,现在吃完饭以后要上去,主啊,如果他是第一个上去,我就知道是你让我说的,你来掌管这件事吧。”我急忙上去,在那里等候。听到有脚步声上来,可一看,不是这位弟兄。我就对主说:“主啊,这确实是你不让我说的,那我就不说了,这不是我的责任,我是顺服你的。至于弟兄的事,我就交给你,你在他身上作工吧。”那一次就这样地过去了。

         有一天,这位弟兄竟然来到我家里,当他一进门的时候,我里面忽然有个感觉:今天可以给他说了。可我不能确定呀!我马上把他请到屋里,对他说:“XX弟兄来了?”他说:“嗯,我上街有点事,顺便来坐坐。你今天没出去?”我们叙了一段话。我心里面默默地祷告:主啊,今天要给弟兄交通吗?我不清楚,如果是,那你就感动他中午在我家吃饭,我就有机会给他说了。我祷告后就问他:“你今天在这吃中午饭吧。”他犹豫了一下,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句:“在这吃饭吗?”我说:“如果你没有别的事,就在这吃中午饭吧。”他回答说:“也行,我也没别的事。”我听了这话,马上暗暗对主说:主啊,是你同意我和弟兄交通的,因为你是这么引导的。既然真要和他交通,我应该怎么说呢?会不会给他带来不得益处?怎样才能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主啊,你来指教我,也禁止我说不当说的话。
如何讲,都交给你了。

        吃过中午饭后,我们坐在一起,我一边同他叙话,一面默默祷告。他说出了他教会中的情况。说他教会的同工远离他,不能和他同心,不尊重他,他感觉很孤单……等等。我照着心里面的话来安慰他,鼓励他,对他说:“同工们对你的看法不一定都是正确的,有错误的可能,但或者也有正确的一面。对于我们传道人来说,也有被人误解的地方,也有实在错误的一面。教会中的同工与信徒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我接着说:“我认为,一个人如果要追求完全,讨主的喜悦,就要时刻认识自己。而认识自己可以从好多方面,包括真理的显明,圣灵的光照,上帝的管教以及众人的指正。这是不可少的几个方面,如果离开这几个方面,我们就莫要想追求圣洁、完全。因此,弟兄姊妹对我们的提议、纠正是好的,是促进我们达到完全的途径。比如说……”我顺便地把他教会中同工及信徒反应的情况说了出来。他马上说:“哦,这件事,不错,是有这事,是这么回事……”他就说明事情的原委。我就继续地安慰、勉励他。并且,圣灵也感动我给他一点物质上的帮助。他也非常地感谢主的恩典。

          我觉得那一天的交通是何等的美好,原先预备的那些责备的话都没有出现。不仅把以上心中的负担卸掉了,也把过去我和他存有的问题也意想不到地解决了。因我从前曾因着他的言行而严厉地责备过他好几次。有一次,他到我家来我对他很冷淡,平常见面也不想和他多说话,因此他对我就远而离之,没有心灵的沟通。但借着那天的交通,我和他疏通了这个障碍,向他认罪、道歉。他却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好的,能讨主的喜悦,这个没有什么。”我说:“你能这样认为就好了。我确实是希望你能在主里面有生命上的长进。”从那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很近,心灵也融洽,他有什么心里话,也跑来和我交通。感谢赞美主,带领、指教我这个不会说话的人,能在合宜的时候,用合宜的话语,化解了这一切问题。祂是我最正确、最完美的教师。“话合其时,何等美好。”(箴15:23)“但你们各人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因为人的怒气不能成就神的义。”(雅1:19-20)

 

返回页首

 

 

 

 

 

(十一)出去领会,谁和我同工?

 

有一个地方邀请我去带领聚会,我就在本片的同工会上交通,请同工们为我祷告,我也询问去时的确定路线。有个弟兄向我介绍路线及去的方法,然后他又小声地问我说:“谁和你同工的?”我说:“还没有,我正在找。”说过后我就想:他问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和我做同工呢?我就问他说:“你愿意不愿意这次和我做同工?”这位弟兄回答说:“如果你还没有找到人,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我说:“行啊,正好路线你也熟,我也不再找别人了。”此事就这样决定了。

在散会后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就把这件事和另外一个同工交通,这位同工就说:“他和你一起去的吗?和他同工吗?难道没有其他人吗?”我说:“我还没有找其他人,我不知道谁和我去,我问了他,他说愿意去,我就答应了。”这位同工就说:“你还是找别人做同工吧。”我不知道这位同工为何这样对我说,总而言之,同工的话始终在我里面萦绕,难道我这次不该和他做同工吗?可我已经答应过了呀!我怎么能又对弟兄说,我不和你同工了,我另找别人了?我不能这样说呀!这会伤害他的。可这位同工又不赞同我和他一起去。这怎么办呢?我只有把这事带到主的面前。

为这事,我寻求主祷告说:“主啊,我已经找这位弟兄做同工,可其他人不赞同,但我已经给弟兄说过了,怎么办?我到底该不该和他同去?主啊,不管怎么样,我自己不愿意对弟兄说:我不和你做同工了。我绝不能这样说。如果你看我这次真的不是和他同工,你自己给他说,并且你还要给我预备另外的同工。如果你不说,到了时候,我只有和这位弟兄一起去,那同工的不赞同我也无法顾及,因你没有拦阻弟兄不去,也没有给我预备另外的同工呀。这件事就交给你决定了。”我就一直这样祷告、等候着。

过了几天,本片的几个同工又在一起查经,目的是查考过之后再下到各处去带领信徒查经。二天过后,我们交通如何下去带领。我仍然为这事祷告,因为眼看我走的时间快到了。同工们在一起就交通分派,并且把预备和我做同工的弟兄也列在分派之内。我就对大家说:“XX弟兄是要和我做同工出去的,如果分派下去,谁和我做同工呢?”同工们(那一个不赞同这位弟兄和我一起出去的同工当时不在场)就问我说:“你找不到其他的人做同工吗?如果弟兄走了,就缺个地方没人带。”我就说:“你们安排。如果本片抽不开,我就另找别人做同工。”我又问这位弟兄说:“你是和我一起出去,还是留在家里带聚会呢?”这位弟兄回答说:“我顺服教会安排。安排我出去,我就同你一起去,安排我在家,我就在家里带聚会。如果安排我在家的话,那你就另找同工吧。”我说:“那这样也行,既然家里也需要,那就留在家里吧,我重找同工。”大家包括先前预备要和我出去的弟兄都非常的满意,一同为将要开始的聚会祷告。

我真感谢主,没有让我说一句话,祂照着祂自己的意思在环境中运转,以致达到祂所定的计划,也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因出于主所做的都是和谐,祂也在我们走差的时候,把我们的脚引导在正确的道路上,得以行在祂的旨意中。

虽然这件事解决了,可我还没有同工啊!我只有再祷告,求主给我预备。我就想到另外一位弟兄。我就祷告说:“主啊,这位弟兄应该和我同工吗?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打电话给他,如果是你预备的话,就求你在他心里面感动,也给他预备道路。”于是我就打他的电话。我问他说:“有个地方邀请过去聚会,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他说:“没有其他人给你做同工吗?”我说:“目前没有。你愿意不愿意去?”他说:“我可以去。但我要和本片的老同工交通一下再说,下午我回你电话。”我说:“好的,我等你电话。”我就继续为这件事祷告。

下午弟兄打电话过来,说:“可以了,我和你一起去。”等到我们见面的时候,他说出了是如何见他本片同工交通、决定的。那天上午他去见了老同工说了这件事,那位老同工说:“现在本片事情这么多,你看可能走掉?丧礼要办,还有别的事,你怎么去?家里面的人都不够用。”这位弟兄就默默祷告,然后就再问一遍说:“那我就不去了?我就打电话给XX弟兄说走不开,让他重找别人?”这位老同工沉默片刻,最后说:“那你还是去吧。”弟兄就说:“去吗?如果走不开我就不去。”老同工说:“你去,家里的事不要你问了,你就出去聚会吧。”感谢主的带领,祂一点不误事。“蝗虫虽没有元帅,却分队而出。”(箴30:27)教会中虽无人的领导,但有基督在天上做教会的元首,有圣灵在教会中运行管理,并且若我们都寻求、等候、存心顺服祂,在一切的事上都会有条不紊,绝不会发生混乱与不和的。

 

返回页首

 

 

 

 

 

 

(十二)你这恶奴才!

 

“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路178-79

    感谢主的恩典、怜悯,光照我内心的黑暗,纠正我悖逆的脚步,使我能在祂的面前,渐渐脱离盈余的邪恶,愈来愈像我主的圣洁。称颂他的救恩!

    在教会中,有一个同工,他的工作方法使其他的同工们都接受不了。因同工们都认为他独断独行,擅自做主,许多的事没和同工交通,就自作主张地决定了。因此,同工们都议论纷纷,也为这位同工担心。当然也为他代祷,但代祷与背后的议论(我想应该用“论断”这个词)是同时进行的。

    我也是进入在这个行列中的,每逢同工们提起此事,都要对弟兄的所做所行作作评断。我见到其他同工时,也自然论说这事。论断远远大于、多于代祷。但这种“此乃论断同工”的感觉何其微弱,根本不留意,仍然陷在不由自主地、对同工的论断中。

    某次有位弟兄来到我这里,在晚间的交通中,提到这位同工,我又在这位弟兄面前论说同工的错误。我还以此作为与弟兄交通如何在教会中同心事奉主的题材,也就是把这位同工的错误做反面的教材。

    当晚的交通过后,也没觉得怎样。及至清早的晨祷,当我把心带到主面前要亲近主时,忽然在我里面有一个严厉的声音:“你这恶奴才!”我吓了一跳。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句话出现在我里面?这声音是那么厉害,而且这句话很耳熟,可一时想不起来在圣经的哪处。及至我打开经文汇编仔细去找,我发现在马太福音十八章三十二节有这句话。我立即把圣经翻到此处,一读,就是这句话。当我把这段经文从上面看下来的时候,马上圣灵就把我昨天晚间在弟兄面前论断同工的情景显明出来。我岂不就是那个恶奴才吗?我所欠于主的比别人更多,得罪主、不顺服主的地方何止千万,所欠的就算卖掉妻儿及所有也不够。主都以慈心饶恕、赦免。而我没有看见自己的属灵光景,在主人免过之后,竟以为自己从未欠过谁的帐,看自己比别人强,忘记主对自己的宽容,赦免的恩典。现在,离开了主人,竟然揪住自己的同伴,挑剔弟兄的毛病,掐住他的致命之处不放。哦,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怪不得主称我是“恶奴才”。在圣灵的光照中,我看见自己实在是恶的,我跪在主的面前向祂悔改,求祂赦免我论断同工的罪,也恳切地求主,救我脱离论断的罪,时常使我在主的光中认识自己,看见自己在主面前真实的光景。在时刻对自己的本相有清晰看见的情形中,去看待别人,容纳别人,提说别人。

 

返回页首

 

 

 

 

(十三) 哪种方式聚会?

 

七、八个同工为着一件事,同心合意地祷告,要寻求神的旨意,看该不该做,或怎样做。因为同工们都有一个看见,各片当中有一些青年的弟兄姊妹,他们参加了一、二年的聚会以后,有些弟兄姊妹认识了事奉主的价值,他们愿意继续追求,为要预备事奉主。因此,就感觉到应当另外有一种专门为他们而建立的聚会,使这些弟兄姊妹有追求的空间。同工们既然有这个看见,感觉到这个需要,就约定这几个同工一同祷告,祷告的期限为三个月。然后我们再聚集,看每个人在神面前祷告的结果。并且我们约定:必须这七、八个人完全同心合意,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如果当中有一个人不赞同,与其他人意见不一,就暂停不做。我们就这样约定了。

三个月过后,我们如期相聚。首先共同为这一次的聚会祷告,因为今天是为要察验我们所祷告的事工是否可以开展,或如何开展。祷告完了,我们开始交通。我首先说明了我们这次聚会的目的,以及我们先前的约定,每个人照着你在这三个月中祷告的结果,心灵里所有的看见,对这项工作的认定如何,不隐藏,不回避,直言不讳地照你里面的看见说话,然后开始交通。

稍停片刻,有位同工就开始说话,他说:“不是说照心里的看见说诚实的话吗?那我就把我所看见的说一下。以上我们提到的这种聚会,好是非常的好,也是追求事奉的弟兄姊妹的需要。但是,这一种聚会需要花费大量的经济开支,教会中能承担得起吗?因为这慕道班的聚会就有两个,每月共要五六千元,一年下来要五六万元。我们祷告的这种聚会时间更长,开支更大,教会能否应付得了,这是一个。再一个,这样的聚会,因为每次时间很长,不是说一次最少要一个月吗?到哪里找接待的地方?目前的聚会一个月需要两个地方,占了二十天的时间,接待的地方已困难了,这个聚会往哪儿放?还有一个,这样的聚会光指望外人来带,会不会把不同的领受带进来?这些青年人接受了与当地领受不同的道理怎么办?会不会产生混乱?与当地的工人会不会产生分岐?我不是说这样的聚会不好,依我看,这样的聚会在这一带还不适应,这就是我的意见,好了,没什么了,谁有什么谁再说。”

这位同工的话说完了,大家都默不作声。实在说,这位同工所论的都是实际问题,这是他心灵的看见。我就说:“其他人还有什么说?”有位同工说:“那还有什么说,我们不是约定,这几个人当中有一个不赞同,那这个工作也不开展吗?”另一个较年轻的同工说:“问题总会有的,难处也会有的,但难处和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如果遇到难处就停止,那什么事也做不成。我就认为这种聚会极需要。这些弟兄姊妹要追求,你让他们怎么追求?上哪儿追求?你必须给他们创造机会,开拓空间啊!你怕外面的人带错误的道理进来,这个当地的同工可以把关,不然的话,你当地可有这么多的精力来带这个聚会?也没有那个水平啊!本地带不了,外地的又担心,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扔下不问吗?这些弟兄姊妹现在想追求,如果教会不问事,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流失了,这个是不是教会的责任?”这分明两种观点就产生出来了。

说实话,我和其他几位同工也赞同开办这个聚会的,只是没像那位同工看到这些实际的问题。怎么说呢?从外面讲都有理,都是为主着想,心意都是好的,但这两种不同的心意,哪个才是对的?可行的?我们只有照着祷告的约定来说话。于是我就说:“好了,我们不是事先说好了吗?有一个人不赞同,就停止。既然如此,我们就把这事放下,一定要按照我们共同的约定啊!不然的话,那我们还祷告这么长时间干嘛,既然事先是这么说的,就这么实行。”可这位年轻一点的同工心里很不乐意。

因着这事,就在同工中产生了不同的观点,平日也在背地里发表自己的看法,常常为这事不愉快。我就抱定说:“这件事不必说了,就是这么祷告求印证的,就当顺从所印证的,不要讲任何理由,如果是神看为好的,难道神不能感动每一个人有同一的看见吗?”这位年轻的同工说:“那人也有消灭圣灵感动的时候,这个聚会是势在必行,迫不及待,依我看,祷告与不祷告,这个聚会是合乎神旨意的,是教会需要的。我看他是在拦阻圣工?”

哎呀!这怎么办?于是,我们就请教主内的属灵长辈,希望能得到指点。感谢主,蒙主的怜悯,主内的长者对我说:“你们前面走的路很好,是借着同心合意的祷告、寻求,可后面你们又走在自己的道路中。你们开始为什么祷告?不就是寻求同工之间的和谐吗?从同工的和谐中寻求神的旨意吗?虽然有一个同工不赞同,按着你们的约定停止了,但你们停止了也没有达到和谐呀!既然做不和谐,不做也不和谐,这说明此事并没有结束,还当继续祷告,求神引领,以致使最终的结果能达到同工的和谐嘛!你们放下了此事,停止了继续祷告,又迫使、压制这个同工必须照着祷告的约定来顺服,这又是用自己的方法,不是走求告主名的道路。

经过这样的交通,我们明白了错误的所在。“你为何东奔西跑,要更换你的路呢?”(耶2:36)是的,不知不觉中,我们就陷在自我的道路中,没有凡事都借着祷告,让主在这不同的意见中掌权,直到祂达成了祂的旨意,又把和平、和谐成就在我们中间为止。于是我们就再继续仰望祷告。后来,再与神的仆人交通,考虑能否设立另外一种方式的聚会,能非常适合我们那一带的教会。我当下回来后就和同工们交通,然后依然共同祷告,像先前一样的寻求。等到了时间,共同聚集要看能否成立这样的聚会,大家都说:这个方式可以,非常好,即能达到我们的目的,又能减少教会的负担,这样我们同意。就这样,在同心合意、彼此和谐的基础上,建立了聚会。感谢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是教会的元首,是牧者,祂在天上治理神的家。

 

返回页首

 

(十四)主,你自己要求,你自己成全

       

     快到中秋节了,在上海做生意的孩子们打电话回来说:“爸爸,听说你最近有事要来上海?”我说:“是的,可能要去。”孩子说:“那你来的时候,带点东西过来。”我问:“什么东西?”他说:“买两只鸭子,两条香烟。”我一听,感觉心里一怔。我再问说:“买什么?”他说:“两只鸭子,两条香烟。”我说:“买这干嘛?”他说:“现在快到中秋节了,我们租赁老板的房屋做生意,在节期要送点礼物,因为还要继续在这做生意。别人都送了,我们也不能不送,这是对人的尊重。”我说:“鸭子可以买,能不能不买香烟?”孩子说:“那能买什么?老板吸烟,就买两条好烟吧。”说完就挂了。

    这可难为我了,两只鸭子我可以买,可怎么一提到香烟,我心里就不舒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既没有圣经明训,也没有别人指责,这也好像是人之常情,因为众人也都如此行。可就在我的心里过不去,左想右想,买香烟不合适(别人应当怎样做,我不知道,反正我心里过不去,我知道这是主对我的要求。)既然如此,我该怎么办呢?我如果不买,又担心孩子是否会说:就你讲究,假清高,又不是你抽,只不过是送人,是我托你买罢了,有什么了不起,传道人就超世脱俗了?……。毕竟是刚刚在一起相处,我不愿意因着这个就和孩子(我女婿)之间有间隙。我不知如何是好。若买,可心里不平安,不愿意买呀!我只有向主仰望了(这时,我已稍微明白要走求告主名的道路了)。

    过了两天,女儿又打电话来,问我说:“爸爸,他叫你买的东西买了没有?”我说:“鸭子我买了四只,两只给你们,香烟没有买。”女儿说:“怎么没买呢?”我就对女儿说:“为什么要买烟呢?买别的东西不好吗?”女儿说:“他叫你买就买,不买他会不会生气?你就买吧!”连女儿也说要买,必须买,我还能再说什么?可是一提要买烟,我心里就过不去。我唯有继续地祷告主:“主啊,你看怎么办?我若不买,我很怕搞得不和睦,我非常珍惜与孩子们之间的关系。可是买了心里又不平安。主啊,你既然在我里面这样要求,我不知如何才能达到,只有你来做了。你的要求,你自己在我身上达到,你若不做,……。主啊,你来解决吧。我仰望你!”我就这样一直在祷告中。这天礼拜回来,孩子们打电话给我,问说:“爸爸,东西都买齐了吗?”我说:“香烟暂时还没买。”孩子说:“不要买了。”我赶紧问:“为什么不买了?”他说:“家里的香烟和这里的价钱差不多,你就不用从家买来了,我就从这买吧,你把鸭子带来就行了。”我说:“好的。”哦,我感谢主,在我为难、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祂化解了我心中的难题,除去了我的担心,使我与孩子们之间的关系保守和谐,又达到了祂在我里面的感动要求,使我真的知道,祂是立法者,祂也是住在我里面的守法者,祂不会把难担的担子放在我的肩上。祂的担子是轻省的,轭是容易的,因为是祂在我里面,在我身上,在我的环境中成全一切的。我需要做什么呢?全然地信赖祂,等候祂,顺服祂。有多少的时候,连一句话也不用说,一件事也不用做,事就这样成了。“耶和华啊!你必派定我们得平安,因我们手所做的事,都是你给我们成就的。”(赛24:12)“又用大能成就你们一切所羡慕的良善和一切因信心所作的功夫,叫我们主耶稣的名从你们身上得荣耀……”(帖后1:11-12)

安徽一位弟兄   20083

 

返回页首


105